當前位置:清逸文學網 > 諜海王牌最新章節列表 > 第七一八章 問明情況
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七一八章 問明情況

目錄 下一章 →
    

    高力說到這里,再次抿了口酒,續道“我當時看見靜忠兄,穿著很紳士,西裝馬甲,打著領帶,就像是要出席什么場合似的,皮鞋也擦的很亮,一塵不染。但是在那個屋子里面,我沒有看見過任何行李,所以我感覺,福雙至旅店應該只是臨時的接頭場所,他應該另有駐地。我們商量好了要交接的武器等問題,我邀請他吃飯,不過靜忠兄說他回去還有點事情沒辦,所以很快就分開了。在那之后,我一次都沒有再見過他!

    

    范克勤聽到這里,想了想,問道“那……也沒有再次收到他想接頭的暗號,或者電話之類的信息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對!备吡c頭說道“那次見面后,到此時此刻為止,我們再沒有任何一次間接或者直接的聯系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!狈犊饲谕罂吭诹松嘲l上,遞給了高力一支煙,自己也點燃吸了一口,道“高站長,剛剛你不是說吳靜忠在福雙至旅店的二零四號房,應該只是單純的接頭地點嘛,你沒看見什么行李嗎?在這個事后,查沒查這件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沒有!备吡πΦ馈霸蹅冇幸幎,這種事哪能去查啊!闭f完這話,他又有點遺憾,道“早知道這樣,當初還不如查上一查呢,現在也能多有一些線索!

    

    范克勤沒有表態,細細的在腦中琢磨了一下,又問道“那些貴站提供的裝備,是否已經都被起出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高力道“這個我也不清楚,還是因為之前說的那樣,沒有自己人監視自己人的道理啊,尤其是這種秘密行動。因此我只是按照約定,將槍支彈藥,放在約定之地點,沒有讓任何人監視或者事后查看。不過前幾天晚上鬧出的動靜可不小啊,所以這些裝備,應該是靜忠兄的人起走了!备D了頓,道“對了,用不用,我派人去看一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還是不用了!狈犊饲谕鲁隹跓熿F,再次問道“高站長,那天出事的晚上之后,這件事您派人調查了嗎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調查了!备吡χ苯狱c頭,道“畢竟動靜不小啊,而且調查后的結果已經發回了總部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!狈犊饲诘馈皞握虾I虝膬蓚會長被干掉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對!备吡Φ馈斑@兩個人死有余辜啊,經常發表一些鼓動人心的講話,利用商會的能量給日本人弄了很多物資啊,一句話,死有余辜。其實靜忠兄沒有干這個事的話,我們上海站,早晚也會除掉這兩個漢奸!

    

    “高站長一心為國,值得我輩學習啊!狈犊饲诘馈皩α,能講講調查到的事情嗎?啊……我說的不是咱們已經知道的結果,而是當晚事情是怎么發生的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的人不敢查的太深入!备吡φf道“因為小日本也肯定會在事后詳細調查,怕撞了車。所以除了聽一聽第二天當地的街坊鄰居的閑言碎語之外,也就只能在遠處的人群里,看一看現場罷了,一樣不敢靠近!

    

    高力彈了下煙灰,整理了一下思路,道“不過,看熱鬧的人里面也能打聽出一些事的,比如說第一次槍響的時間,第二次槍響的地點等等這些東西,很多槍響周圍的一些住家的說辭,幾乎是一樣的,是以,這些東西我想還是比較可信的!

    

    范克勤道“沒有目擊者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沒有!备吡Φ馈爱斎,也可能是有,但我的人沒法大大方方的查,所以漏掉了也有可能!

    

    接下來,范克勤圍繞當天的情況,詳細的詢問了一下,高力也是非配合,將他所掌握的情況,詳詳細細的跟范克勤說了一遍。一問一答,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后,才基本完事。隨即高力邀請范克勤和華章吃飯,而且他現在的掩護身份,不光是一家賭場的老板,也是好幾家飯店的老板。因此他們其實一起吃頓飯,還是比較安全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過范克勤還是婉言謝絕了高力,和雷軍出來后,雷軍一直把范克勤和華章送出了這條煙花柳巷,這才分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謝絕了高力的邀請,但是飯還是要吃的,是以范克勤與華章兩個人,跟從頭到尾都一面沒露的康昌明打了個暗號,讓后者不用再跟了,讓其先走。然后范克勤跟華章直接進入了旁邊的一家飯館,吃了一些東西,而后又買了一些方便攜帶的熟食,直接回到了酒店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還是用高點觀察的方式,來確定身后是否有尾巴,趙德彪在窗口看了很長一段時間,確定沒有任何問題才坐回了沙發上。根本也不用客氣,抄起一個燒餅就開始吃喝起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華章煙輕,但還是管范克勤要了一支,吸了一口后,道“尊哥,隔壁的本地站長說的那些,我感覺應該不假,不過我感覺還是應該求證一下!

    

    范克勤笑著看向她,他心里也是這么想的,不過華章是范克勤有意培養的,是以問道“嗯,求證一下是應該的,不過求證……怎么個求證方法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華章看了眼白豐臺,道“明天少爺不是依舊要去和偵查小組接頭嗎?到時候詳細問問,其實我聽本地站長的意思是,那晚動靜很大,我相信以偵查小組的警覺性,一定能夠聽到點什么情況,而且我們不用求證別的,只要把發生事件的時間和方向確定一下,再跟隔壁站長所提供的情況一比對就基本可以了!

    

    范克勤聽罷,點了點頭,贊同道“然后呢?如果比對的結果還是很可信的,下一步應該做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華章抽了口煙,借著這個功夫想了想,答道“我們可以根據地點和時間,推測當時行動人員撤退時的大概方向,還有,能不能實地調查一下呢?我是說看一下現場,比如最后一次槍戰的地點,我想這個地方是最有指向性的!

    

    范克勤道“嗯,方向對了,F場嘛,到時候看看有沒有偽政府的哨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目錄 下一章 →
添加書簽
淘宝快3技巧稳赚